31.JPG 

山小屋》~山中小屋

    田沢五月(田澤五月) 著     Eileen Hsu

(僅供網路閱讀,不做出版用途,禁止轉載)

 

一、初春

 

    我踏著殘雪,一步步登上了山毛櫸的樹林。

    明明已經四月了,北國的山中,冷冽的風卻還是颼颼地吹著。

    然而仔細瞧瞧,山毛櫸的樹根上已經融掉了一層像甜甜圈形狀般的雪,形成了一道咖啡色的環狀輪廓,樹木充份吸收了從雲縫間好不容易露出的陽光,枝幹奮力地伸展著。

    許久未進山中的我,光是置身在這般初春的光景中,就能像個少年般精神雀躍!才一到山中,就完全忘了自己已經是個七十幾歲的人了!覺得久蟄在冬季的心靈,一下子都舒展開了。

    西峰登山路徑銀仙水線三合目[1]的白樺林裡,有一間我的山中小屋。冬季的時候,我和太太住在山下的村子裡,每年春天一到,我就會來這裡的山屋營業,說是營業,其實不過就是出租毛毯、提供客人簡單的飯菜而已。

    開始做這工作二十年來,在山裡都沒生過病。可是就在今年過年,在家中因為感冒久久不癒而住院。

    出院那天,住在附近的兒子對我說:「老爸你也已經有歲數了,山屋的工作還是不要再做了吧!」

    太太登喜子也經常掛在嘴邊說:「如果在山上病倒可就糟啦!」

於是我只好答應說:「知道啦!山屋的工作今年就把它結束掉!」

    這麼說雖然讓登喜子安了心,可是身體狀況才一恢復,我又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山屋營業時間五月才開始,可是昨天剛進入四月,我就到山裡來了!我是想說稍微早點到山上,享受一下自己的時間。

    眼前的紅色三角屋頂山屋,在青空和雪白的風景中,看起來就像陽光閃耀的地方一般!

    不久,聽到了潺潺的流水聲,我不由得笑顏逐開!那是我們稱為「銀仙水」的飲水域。從岩縫湧出的泉水積成一處清澈的水塘,人們從很久以前就十分珍惜的這一處水域,今年也依舊搖曳著反射在水面的銀光!

「真是太好了!那麼我來啜飲一口生命之水吧!」

    我豪邁地喝了一口湧泉,沁涼的泉水流竄到我的胸口。

「啊~~好喝!」光喝一口就覺得好像年輕了十歲。

「待在家裡腦子都不靈光;來到山上就變得這麼有元氣!」

    我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從背包裡拿出一只瓶子來裝了滿滿的泉水。

    本來想從這裡就折返回去,看了看手錶,才剛剛過十點而已,浮雲快速地飄移開,藍天也顯而可見。於是,我在登山道右側朝著青之沼的方向走去。

    沒有下雪的時候,不到二十分鐘就可以走到,今天卻花了加倍的時間好不容易才到達,青之沼的景色美的令人嘆為觀止!

    在池畔迎面而來的是一棵樹齡遠超過兩百年的山毛櫸老樹。它的根部像好幾個人的身體合起來那樣粗大,牢牢地抓住地面,支撐著樹幹,樹枝迎向天際傲然地開展著。

    古木中存有神靈,初次佇立於樹下時,我真的有種感覺會與樹靈相遇!

    我把手放在樹幹上對它說:「今年我就要離開這座山了,最後這一季,請您保佑一切平安。」

    就在這時,樹枝上的雲彩開散,陽光從網狀的枝葉間灑落在我的臉上,我覺得彷彿是樹靈在對我說,最後這一年要好好做!

    我在樹根上坐了下來,把水瓶裡溫熱的茶倒進杯子裡,那是登喜子在院子種的花草沖泡出來的茶。柑橘味的清香隨著熱氣輕輕的飄了上來。

    就在我喝下一口茶的時候!

「有人在是嗎?」我故意大聲地自言自語。

    從剛剛就一直感覺到背後有什麼東西,好像有人一直看著我似的!回過頭去,卻只看到自己的足跡!

    我知道山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世界,很久以前我在這裡也有過奇怪的經驗。

(是什麼呢……? 沼澤精靈嗎? 山毛櫸樹靈嗎? 還是在山裡丟了性命的人的亡魂?......)

    精靈和亡魂雖說不是什麼壞東西,但是看見他們的人類卻會慌張地失足跌落山谷中!

    我整理一下情緒,再喝一口茶時,池沼裡映出枯木搖曳的影子!(是那裏吧……)

    凝神一瞧,我看見樹幹前面有一個白影!

「唉呀!嚇我一跳,是個小女孩!」看起來大約六、七歲左右,頭髮、嘴唇、衣服,所有的東西都是白色的,只有眼睛和池沼的顏色一樣是藍綠色的。

    看了那雙眼睛,我很是驚訝!那是泛著悲傷、淚眼欲滴的雙眸!我也曾經被這樣憂傷的眼眸凝視過!我想著要靠近一點抱住她。不!還是溫柔地和她說說話就好…….

    好不容易才打消了那樣的念頭(還是別管那個比較好吧!)

    我像逃離似的回到山屋!

 

二、年輕人

 

    回到山屋,把爐子裡的柴火點燃時,外頭已經瀰漫著濃霧了!到了傍晚狂風大作下起暴風雪。

「這種夜晚,只能早點睡了!」

    我站起來準備拉上窗簾時,嚇了一大跳!我看到院子裡有個搖晃的影子,是野獸嗎……?影子慢慢地接近!

「是人!」我飛奔出去大叫。

「你沒事吧!」

我跑到他前面扶住他。

「我被霧困住,迷了路……」

看起來是個年輕人。

「那很危險的,來!到裡面來!」

年輕人脫下溼掉的衣服,披上毛毯,一副茫然地盯著火爐。

「謝謝你……我在上面看到這裡的燈火……如果不是這間山屋亮著燈火的話,現在我……」

「你真是幸運呢!我昨天才剛到這裡。」

年輕人名叫廣瀨。

「來,喝杯溫熱的茶!」

年輕人雙手捧著茶杯,喝下一口茶,臉上總算恢復了血色。

「好香喔!真好喝!」

「那真是太好了!那是檸檬草加上蜂蜜沖泡成的花草茶,精神恢復吧!這裡有準備飯菜。」

    大概是累壞的緣故吧,廣瀨沒多說什麼話,身體回溫、肚子也填飽了,就在火爐旁睡的死死的,第二天中午我在煮咖啡時,他才醒過來。

「你終於醒啦!現在覺得怎麼樣?」

「有好好休息,已經沒事了」廣瀨站了起來看著窗外說。

    山屋此刻已捲縮在狂風暴雪中了!

「這是春天的暴風雪,應該要二、三天才會停吧!身體恢復之前就在這裡好好休息吧!對了,這裡沒什麼好招待的,不過喝的東西倒是有很多。」

    我叫廣瀨喝點咖啡。

「啊~真好喝!昨晚的茶也很好喝。」

「那是水質的關係,是銀仙水!」

    廣瀨深深地點點頭。

「我昨天本來也想去那裡的~~~好可惜!」

    廣賴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看著擺著很多花草小瓶子的架子,我把一小部分的花草放在那裏。

「那張照片是您的孫女嗎?」

    那是個背著書包,害羞的女孩。

「啊……沒錯!是小學入學前買書包給她的時候拍的照片。」

「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長得很可愛呢!」

    廣瀨靠近一點看著照片,我注意到他歪著頭,顯得疑惑的樣子。

    之後,廣瀨去洗了臉,把雜亂的頭髮梳理整齊後,看起來還真是個美男子!他說他是個大學生。

    梳洗過後,心情也穩定下來,廣瀨才開始說起昨天的遭遇。

「其實,我在青之沼附近……看見……一個奇怪的女子。」

「喔!什麼樣的女孩?」

    我認真地問他,他也放心似的繼續說著。

「她……頭髮是白色的,不過不是老人,是個年輕女孩沒錯,身上穿的東西全都是白色的,皮膚也白皙剔透,但是她不是人!」

    廣瀨昨天上午是從另一側的白岩線起登,中午左右登頂休息過後,從銀仙水線按照預定的時間順利地走下山。

「因為時間還早,我就順路到地圖上看到的青之沼,那裡的景色好美,我看得出神忘我!就在那時起了霧……我看到那個女子!」好像是剛要下山的時候遇到的!

「我從後面追著那個女孩,然後就被霧困住而迷了路,最後累到精疲力竭,就蹲在岩壁下吃著身上帶的麵包,接著又起了睡意……。就在快要睡著的時候,我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凝視著我,於是我張開眼睛,結果剛才的那個女孩就坐在我眼前!她全身上下都是白色的,只有眼睛和池沼的顏色一樣是藍綠色的。」

    廣瀨一點都不覺得可怕的樣子反而像消了魂般繼續說著。

「那個女孩長得很像我一直很想見到的女子,雖然眼睛顏色不一樣,可是真的很像。」

    廣瀨看著我,一副希望我能理解的樣子。

    我點點頭,廣瀨就繼續說。

「我想和那女孩好好說說話,可是,女孩突然站起來走了出去,我不顧一切地追去,結果還是跟丟了……慌張地環顧四周時,我才看到下面有小小的燈火,就是這間山屋的燈火。」

    那時,廣瀨才終於回過神來的樣子。

「我到底是怎麼了!那個女孩不是人,一定要走到那間山屋才行!對,要小心點走!」

「……那還真是危險啊!」

「您相信我說的話嗎?還是您認為那是幻覺?」

「當然相信囉!那個……其實,我昨天也見到類似的東西」

    廣瀨倒抽了一口氣。

「是真的嗎?」

「不,我看到的是個小孩。」

    我指著剛剛的那張照片。

「你看,就差不多像那孩子一樣大……而且長得跟她也很像。」

「然後呢?」

「我覺得還是不要有什牽扯比較好,於是就急忙地回到山屋。」

「那是什麼可怕的東西嗎?」

「如果是樹靈或池沼精靈,其實只是想看看人們而接近過來,她一定是對你感到興趣,不過最後不是也把你帶到看得見山屋的地方嗎?」

    廣瀨的目光飄忽不定的!

「但是你的心志絕不可以被奪走,否則就有一種回不到這個世界的感覺。」廣瀨似乎很訝異的樣子。

「其實我也搞不太清楚了!」

    那之後我們兩個又各有所思的,然後把昨晚剩的飯菜吃完。

「小川先生……」過了一會兒,廣瀨叫了我的名字。

「您不是這裡人嗎,怎麼聽不出來有這裡的口音呢?」

    我邊倒茶邊回答。

「喔!我不是在這邊出生的,我像你這樣大的學生時,第一次來到這邊。」

    廣瀨似乎很有興趣地聽著!

「那時好像是六月吧!......山裡還有著殘雪,花朵開得正燦爛,青之沼閃耀著碧藍色的粼粼波光,這座山完全把我的心擄走了!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一直在這裡住下來,可以說是一眼就愛上這裡了呢!」

「您該不會就這樣來到這裡?」廣瀨忍不住問。

「想歸想,不過終究還是跟著人群走入公司上班……工作非常忙碌,根本沒時間來爬山,後來又加上厭倦了職場上的人際關係,還沒等到退休就先離職,在山下的村落買了房子,自己看管起山中小屋!」

    廣瀨咯咯地笑了起來。

「真是難以置信耶!啊……」

「我老婆每次見到我就抱怨呢!『你年輕時一直都一個人在外地工作,現在又到山裡去,你就那麼不想跟我一起住嗎?』」

「不過她還是讓你做自己想做的事,真是個好太太!」

「是啊!的確是那樣沒錯,我一直很感謝她!」

    那是我的真心話。

「小川先生,您在這裡也有二十年了,對山的事情應該都很清楚吧!」

「也沒有啦!不過就是二十年前搬來這裡的外地人而已,不過,對大自然的事情倒是多少有點了解了!」

    廣瀨點了點頭,接著說出令我感到意外的話。

「小川先生,有件事想拜託您!我明年春天就大學畢業了,最後這一年暑假,可不可以讓我來這間山屋住?打掃或什麼有的沒的事情我都會做!」

    這突如其來的提議讓我不知所措!

「明年春天開始,我就要去東京的公司上班了,這麼一來,我想我應該沒辦法再到山裡來了!」

    其實登喜子好像也說過要我找個人幫忙。她說我一個人在這裡,萬一發生事情她會擔心!

「可以吧!拜託您了!」

    如果是個性不搭嘎的人就免談了,可是這個年輕人,我倒是有種可以和他一起住的感覺。

    第二天下午,雪停了。晴空蔓延開來,廣瀨平安下山去了!

 

三、夏天

 

    八月初,白樺樹鮮亮的綠葉環繞著山中小屋。廣瀨再次來到山屋。那天晚上,登山客夜寢後,我倆就到外頭遠眺繁星,喝起木莓酒來。

「未來兩週,請您多多關照。」

「哪裡,也請多指教,難得抽空來這裡,就好好享受山中的樂趣吧!」

「我也這麼想呢!之前因為迷路沒有去成銀仙水!」

「現在山頂附近應該還看得到一些峰薄雪草[2],我最喜歡銀仙水這條路徑了,雖然比起另一側的白岩線,它算是繞遠路,但是卻可以欣賞到當季群生的水芭蕉和白山千鳥花[3]。……對了!最近找個時間一起去青之沼吧!」

    說出這樣的話,我自己也感到很驚訝,因為以往要去爬山時,我都是自己一個人去,為的是不想讓別人打擾我和樹、風還有花之間的對話!

「很高興你邀我去,今年下山前,要不要也一起爬到山頂?」

    我搖搖頭。

「說來也奇怪,其實我並不想到山頂,雖然以現在的體力要登頂還綽綽有餘,我卻覺得光是到銀仙水和青之沼就已經很令人滿足了!」

    接著我們都沒再多聊什麼,只是邊享受著這蟲鳴聲,邊眺望著夜空的繁星。

「哇!」廣瀨站起來大叫。

「一次掉下兩顆流星耶!」

    這是令人神清氣爽的一夜。

 

「要不要喝杯茶?」幾天後的早晨,住宿客人離開後,我對正在打掃屋子的廣瀨說。

「喔!這次的味道不太一樣呢!」

「這是薰衣草的,說是有安定神經效果的樣子。」

    廣瀨低聲地笑著。

    接著我受邀為一群登山的小學生講一些有關山裡的事情。

「不用緊張,十五分鐘很快就過去了!小川先生不管說什麼,孩子們都會覺得很新鮮的,植物啦、夜空啦!什麼都行!」

「可是,我最怕站在人群前面講話了!」

「那,如果是讓孩子們發問,您來回答問題呢?」

「這樣啊!好吧!就這麼辦……」

    說著說著,就聽到熱熱鬧鬧的聲音了。樹林間穿著七彩顏色襯衫的孩子們正往這裡來。

「啊!山屋到了!」

    好像是一個穿著黃色短袖上衣、戴著棒球帽的男孩跑出來大叫,後面幾個也跟著追上來。

「現在就這樣蹦蹦跳跳的,有辦法撐到山頂嗎?」

    我坐在白樺林裡的樹桩上,二十個四年級學生圍著我坐了下來,後面還有老師、家長、和山岳協會的嚮導大概十人左右,廣瀨站在稍遠的地方看著我們。

    當我請他們發問時,馬上有很多人舉手。首先提問的是一個小個頭的男孩。

「小川先生有在山裡遇到熊嗎?」

「喔!熊的話倒是常見到,是黑熊,像這麼大喔!」

    我把手展開比畫給他們看。

「您不害怕嗎?」

「當然怕囉!所以,那時候就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悄悄地逃走!」

    我站了起來。

「就像這樣……躡著腳,輕輕地走……」

    我彎著腰前屈,做出要逃跑的姿勢,大家看了都笑出聲音來。

接著問問題的體格健壯的男孩。

「您一直待在山上難道不會想吃些甜點或蛋榚之類的東西嗎?」

    有人聽了咯咯地笑了出來!這小子一定是個貪吃鬼吧!

「啊!會啊!想吃甜食的時候,我就會拿桑葚或核桃沾蜂蜜吃,    對了,如果有煮熟的通草,什麼都不用加,直接吃就是最棒的甜點了!」

    就這樣在一來一往的歡樂中,我的緊張也揮之而去了,廣瀨跟著笑,似乎在對我說「沒錯就像這樣!」

    心情稍安定下來時,我注意到一個坐在後面一點的男孩,是剛剛那個穿著黃色上衣打頭陣上來的孩子。他完全沒在看我這邊的樣子,拿著小樹枝一直往地上戮!

「我有問題!」一個留長頭髮梆馬尾,看起來像個小大人的女孩舉手發問。

「山裡有幽靈出現嗎?」

    突然問到這樣的問題,孩子們都「哇」的一聲大叫出來!

難不成大家都愛聽鬼故事!他們一副興奮的表情在等待我的回答。

「我是沒見過啦!」

「什麼嘛!」

    女孩似乎不死心的樣子。

「那麼,在山裡有沒有發生過什麼奇怪的事呢?」

 「奇怪的事倒是很多喔!」

「是什麼樣的事呢?」

    女孩一副「然後呢?」的表情。

「這個嘛……,一個人在山上的時候,深夜裡會聽到很多聲音。」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地喧鬧了起來。

「是什麼聲音?動物的? 還是人的?」

「是亡魂的吧……」

    孩子們摒住呼吸等著聽我說。

「那跟風和樹木的聲音不一樣,是那種會動搖人心,悲傷的聲音,到底是什麼聲音我也說不上來。」

    這時,孩子們鴉雀無聲!

    剛剛那個女孩又站了起來。

「最近,有碰過什麼怪事嗎?」

「啊!有碰見一個奇怪的女子喔!」

    廣瀨驚訝似地看著我!

    我後悔說了這句話,不過現在也沒辦法不講了!

「在哪裡碰到的?」

「在青之沼的池畔」

「好可怕……」

    有些孩子緊抓著一旁的朋友。

「清之沼就是從這條登山路徑再往上走一下,從五合目銀仙水那邊的支線走進去不久就會到了,那是一座很美的池沼!」

「什麼樣的女孩呢?」

「全身上下都是白色的,可是她不是亡魂之類的,我看到的是……」

    我想起了那白衣女孩悲傷的眼眸。

「……跟我的……孫女長得很像的女孩。說不定我就是因為很想見到孫女才會看到那個女孩吧!」

    此時的我心裡驚呼了一聲「唉呀!」

    剛剛那個顯得漫不經心的男孩驚訝似地抬起頭來!

    女孩又繼續問。

「小川先生有跟那個女孩說話嗎?」

「本來有想的,但是又覺得不要有什麼牽扯比較好,就回到山屋了。……就這樣囉!」

    講到這裡,預定的時間也到了,孩子們意猶未盡地樣子,跟我約定要我冬天的時候到學校說給他們聽。接著,他們要再往山頂爬,我看到那個穿黃色上衣的男孩,啪噠啪噠地走在最後那位老師的前面。

 

四、少年

 

    一個半小時後,山屋配備的無線對講機傳來緊急連絡通話。是今天早上帶孩子們上來的山岳協會人員,說有一名男孩不見了,現在已經有老師和山岳協會人員四個人下來找了,如果孩子有回到山屋請我連絡他們,是一個穿黃色上衣的孩子,名叫隼人。

    我和廣瀨兩人對看一眼,廣瀨似乎也注意到那個孩子。

「我也去找找看!」

「拜託你了!我留在這裡,萬一搜索隊有什麼緊急狀況需要有人照應,隼人也許有可能下來這裡也說不定。」

廣瀨急急忙忙地開始準備出門。

    天空看上去萬里無雲。

「應該還不會變天的樣子。……」

    我拼命地回想和那個孩子眼神交會時的事情,那時候我說到什麼了呢?

    我看到架子上的照片。

(對了!那時候在講青之沼那個女孩的事情。……那個孩子說不定是想見到誰)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應該會在青之沼。

「廣瀨,你去青之沼那邊找找。」

「我知道了!」

    廣瀨急忙上山去。

    不到一小時,接到廣瀨用手機打來的電話,在五合目附近好不容易才收到訊號打通了電話!

    少年就如我所想的,在青之沼的池畔那邊。

「隼人精神還不錯,只是一直說他不想回去,我勸了好久他才答應和我走,我們現在要往山屋的方向去了。」

「能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麻煩你了!」

    我跟老師們報了平安。

    跟著廣瀨回到山屋的準人,我叫他喝茶他搖頭說不要,不久級任導師來到山屋。

「為什麼要擅自行動呢?」

    不管問什麼,隼人都只是冷冷地回說「對不起」。

    隼人走到外面,廣瀨在那裏劈木柴。老師嘆了口氣!

「他平常就是個帶頭調皮搗蛋的孩子,精力超級旺盛,不過有時

就會突然地從教室裡消失不見,也常常藉故頭痛、肚子痛跑到保健室去!......應該是心中很壓抑吧!」

「壓抑?」

「他的母親因為車禍被送到遠方的大學附屬醫院,由於腦部嚴重受創,聽說車禍至今已經半年了還是昏迷不醒,任憑隼人如何呼喚母親的名字,卻都沒什麼反應!」

「原來如此啊!」

「他父親今天沒來,不過是個很盡責的父親,非常努力工作也很認真地撫養隼人。」

    我看到在外面的廣瀨正揮起斧頭。

「隼人,危險!離開一點,我要劈下去囉!」

    氣勢十足,高舉斧頭往下一劈!結果還差了幾公分沒劈到木柴。(啊~~~差勁!)

    隼人也一副垂喪的臉,我把窗戶打開,調侃他一番!

「我看你再怎麼試還是不行的啦!」

「好過份喔!」

    廣瀨再次揮下斧頭,果然還是不行。我實在看不下去了,走了出去,從滿身大和的廣瀨手中把斧頭拿過來。

「要用左手緊握斧頭,右手扶著,不是用蠻力而是利用斧頭的重量……」

    我揮起斧頭往下一劈,木頭就這樣在草地上平分成左右兩半。

「哇!」

    隼人大叫了起來,撿起兩塊木頭來比較一番。

「好厲害喔!阿廣跟你完全沒得比耶!」

「阿廣? 是誰啊?」

    廣瀨嘟起嘴巴,隼人卻假裝不知道的樣子伸手去拿斧頭。

「你想試試看嗎?」

    隼人用力點頭,老師在窗戶那邊看了都緊張起來了。

「那很危險吧?」

    我假裝沒聽到。

「木頭、斧頭和自己的身體成一直線站好,……對!舉高」

    隼人表情很認真。

「就像這樣,從正中央下去!」

    但是隼人東搖西晃的,只劈到木頭的邊邊。

「換我來……」

    廣瀨往前走來,隼人把他推開!

「我要再試一次!」

「你不行啦!還是我來!」

    兩方互不相讓。

「你們很像兄弟在吵架耶!」

    我笑著說,結果隼人就當著我的面,啪~非常俐落的一聲劈了下去!

「成功了!」

    隼人很得意地雙手拿著兩塊劈開的木頭到廣瀨面前敲打。

「我只是因為肚子餓,使不上力氣啦!」

    廣瀨不服輸地伸長雙腿坐在草地上。

 

五、池沼的傳說

 

「哎呀,已經這麼晚啦!」

    已經超過午餐時間很久了,我把剛剛緊急準備的飯糰和茶端過來。

「樹林那邊有個很不錯的地方,是廣瀨也很想去的地方喔!老師你就留在這裡等,我們三個一起去吧!」

    我邁步往樹林裏面走去,在叢生的雜草中行走起來相當困難,而且上面還結了很多蜘蛛網!

「隼人,你沒問題吧?」

「倒是阿廣,你很怕蜘蛛吧?」

    隼人好像已經跟廣瀨打成一片的樣子,兩個人就這樣邊鬥嘴邊喧嘩地走來。沒多久來到樹林盡頭這邊,光景豁然開朗起來。

「哇!」廣瀨和隼人兩人不約而同叫了出來!

「這是?」

    出現在眼前的這棵山毛櫸老樹讓他們兩人嘆為觀止!它是一棵長的奇形怪狀的山毛櫸老樹,樹幹三人合抱都還抱不起來,在樹高約十公尺的地方被劈斷了!

「應該是很久以前被雷擊落的吧!」

    被折斷的地方,無數的枝幹不知往哪個方向般胡亂伸展而形成了一副扭曲怪異的樣子,樹幹上佈滿苔蘚,長起大大小小的樹瘤,粗大的樹根牢牢地抓住地面,到處依附著。

「好像外太空來的怪獸喔!」

    隼人窺伺著樹幹上敞開的大洞穴,廣瀨哇地嘆了一口好大的氣!

「……長滿苔蘚看起來應該很古老了,雖然整棵樹滿是樹瘤卻還 能長出新的枝幹,冒出小巧可愛的葉子!」

「是啊!看這棵山毛櫸的樣子,應該已經存活了一、兩百年了吧!」

    隼人靜靜地撫摸著樹瘤。

    站在山毛櫸後面,望向連綿的山巒,可以看到小小的一座村落。

「隼人,那是你住的村落喔!」

「真的耶!居然那麼渺小。」

    我們三人一邊看著那村落,一邊吃起包著梅子乾的白飯糰,廣瀨和隼人比賽誰先吃完。

    填飽肚子後,隼人又站了起來,撫摸山毛櫸的樹幹。

「山毛櫸很堅強呢!」

「有嗎?」

「欸?」

    隼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樣子。

「它有時也會哭泣……」

「山毛櫸大樹會哭泣?」

「啊…因為它會痛吧!雖然遍體麟傷,卻還是努力地活下去。」

「它什麼時候會哭呢?」

「寂靜無風的夜裡也哭,狂風大作的夜裡也哭……」

「會不會是風的聲音之類的?」

「也許吧!不過在我聽來卻像是哭泣的聲音,就像早上我跟你們說的那樣,在山裡可以聽到各式各樣的聲音喔!有野獸的悲鳴聲、樹木的磨擦聲、風颼颼吹的聲音。不過,也有這些聲音都不是,是一種好似孤寂的,鏗鏗作響很悲哀的聲音,一聽到那樣的聲音,我總覺得像是樹木或山在哭泣。」

    隼人在我身旁坐下來。

「山也會哭泣嗎?」

「山也很痛苦吧……。冰涷的寒風狂吹,洪水爆發引發山崩……。可是山既不能逃走也沒辦法躲起來呢!帶著崩壞的身體,卻連一直以來共存的樹木和動物也摸不著頭緒。那時它就會悲傷地哭泣喲!……山、樹和人都一樣,有時也會有想努力卻什麼也做不成而感到茫然無助的時候,每當那時候就只能鳴咽哭泣了。」

「小川先生也會哭嗎?」

「喔,常常哭呢!像狂風大作的夜晚我就怕的不得了,心想山屋會不會被吹走。聽到雪崩的聲音時也很害怕。……即使現在還覺得山屋就要壞掉的樣子!就算如此,我也不能慌張地逃到外面吧?所只能縮著身子,擅抖哭泣了!」

    隼人凝視著村落,一邊聽我說,我站了起來仰望天空。

「可是,真的很奇怪!每當天亮雪一停的時候,我的心境馬上為之一變,把那些害怕哭泣的事情全都忘光光,然後吶喊『哇~,山是最了不起的』」

    我把腳尖踮的高高的大叫。

「哈……!」隼人和廣瀨的笑聲回蕩在山裡。

    隼人站了起來撫摸山毛櫸粗大的樹幹,然後又轉身看著我。

「那,這棵樹也會笑嗎?像小川先生那樣開懷地笑?」

「喔!一定也會笑的,它會在旭日中,看著你居住的村落大笑的說『怎麼樣,我看起來是不是很帥氣,我是山中之王』」

「嗯!」

    隼人再一次仰望這棵山毛櫸老樹。

 

    我們回到山屋時,最早下山的一批孩子也己經回到山屋了。

    隼人一直盯著一張貼在山屋牆壁上的地圖。

「有看到什麼喜歡的嗎?」

    我才一問,隼人就指著地圖上的青之沼。

「這個池沼不叫青之沼!」

    我心想他到底是什麼意思,這時廣瀨也走過來看那張地圖。

    隼人又說了一遍。

「這不叫青之沼。……應該叫逢之沼」[4]

「逢之沼?」

    他這麼一說,我確實也有聽過這邊的耆老那樣唸過,不過我一直以為那是地方口音。

    廣瀨指著地圖。

「可是上面寫的明明是青之沼啊!」

「那是地圖印錯了。」隼人堅定地說。

「我的曾祖父以前是在這座山裡燒木炭的,他已經過世了,不過以前常跟我說一些山裡的事。」

「喔!都說了些什麼呢?」

    我和廣瀨拉著他的兩手,在地板上坐下來。

「……這山裡有一座叫逢之沼的碧藍色池沼。」隼人慢條斯理地學著曾祖父的語氣講話。

「任誰見了都會不禁讚嘆它美麗池水,只是那池沼有點危險……。」

    我吃了一驚,廣瀨也嚇到的樣子看著他。

    隼人繼續說。

「在那裏可以見到你想見的人……然後,心會被迷惑……」

隼人說他的曾祖父說到這時,會用手指在手掌上寫字,他拿出一本筆記本寫了『逢之沼』三個字給我們看。

    我本能地唸了出來。

「原來如此啊……」廣瀨也認同地點點頭。

「青之沼其實應該叫逢之沼……這麼說來的話,當地人用發音來寫地名時,聽說也常常像那樣寫錯字!」

    我也相信是那樣沒錯。

「我想起了曾祖父的話,於是想去那裏看看,可是爬山前在地圖上找來找去卻都找不到那裏!」

「對喔……。就是我在說我碰到一個奇怪的女孩的時候,你想到這件事吧?」

「嗯……。我無論如何都想去那裏,因為爸爸他不讓我再去看媽媽了……。」

「怎麼會? ……為什麼……?」

    廣瀨窺伺著隼人

「之前都還會帶我一起到醫院,最近不管我怎麼求他都不帶我去。……爸爸有跟老師說過,不管我再怎麼跟媽媽說話她都沒反應,他說再讓我這樣跟媽媽見面實在太可憐了!」

    隼人哽咽地說。

「可是,說不定我媽媽已經死掉了!」

    隼人把臉埋在膝蓋間,肩膀颤抖著。

「這裡也見不到媽媽……。我再也不能去那個池沼了!」

「隼人……」

    廣瀨正想跟隼人說些什麼時,隼人用袖子擦乾眼淚,突然做了個鬼臉。

「不過,如果像阿廣那樣失戀的話,我或許會再去那裡喔!我一定會哀怨的臉,哭的稀哩嘩啦地去看看的!」

「你說什麼,臭小子!」

    廣瀨從青之沼下來山屋的時候,應該也跟隼人說他碰到白衣女孩的事吧!

「你這傢伙,嘴巴真壞!」

    廣瀨往隼人頭上敲了 一下,突然又一臉正經起來,他兩手扶著隼人的肩膀慢慢地說。

「你沒見到媽媽是好事呢!在那裡看到的人都是假像的,我在那裡看到的是……一個死去的女孩,是這個世上我再也見不到的,我死去的妹妹!」

    隼人驚訝似地盯著廣瀨看,廣瀨回頭看著我。

「小川先生也是吧?那照片中的女孩,並不是您的孫女吧?」

    果然廣瀨也注意到的樣子,那麼舊的照片不可能是我孫女的,我向他們坦白。

「……沒錯,那其實是我女兒,她在小學入學前過世的……。要我說出那是我死去的女兒實在很痛苦,所以才會說那是我孫女。」

    廣瀨點點頭,又認真地看著隼人。

「所以說你沒見到媽媽真是太好了,你媽媽她一定還活著的!」

「嗯……。阿廣,謝謝你。」

    這時,外頭鳴起了尖銳的哨音,出發時間到了!

    隼人再次看看我和廣瀨。

「比起逢之沼,我更喜歡剛剛那棵山毛櫸老樹,我要再來看那棵樹,下次要帶爸爸一起來喔!」

「啊,等你喔!」

「我一定會再來的!」

    隼人抬頭看看廣瀨。

「我下次再來教阿廣怎麼劈柴喔!」

「你這傢伙!」

    廣瀨揮起拳頭。

    隼人和朋友們熱熱鬧鬧地下山去了。

 

六、秋

 

    盂蘭盆節過後,山裡也開始飄盪著秋意了。

    這天沒有旅客來投宿。晚上,我和廣瀨把樹桩當桌子用,此時蟋蟀和金琵琶上演一場合奏!

「簡直像一場音樂會呢!」

    我們乾了好幾杯的山葡萄酒。

「這麼近看天際,感覺真的好好喔!」

    大概是喝了酒的緣故,廣瀨變得有點話多。

「我最後這一年暑假能夠來到這裡真是太好了,還認識了隼人那個小子!」

    那之後,隼人跟他爸爸來過山屋三次,跟廣賴一起說笑、劈柴,還到山毛櫸老樹那裡吃了便當才回去。

    他們來這裡的時候,感覺父子兩人都開朗起來了!

「那是我第一次來這座山的時侯……。」

    我開始說起五十年前的事。

「天空晴朗無雲,我想去地圖上看到的青之沼那個地方,現在已經大致有不錯的登山路徑,可是在當時連路跡都沒有,我穿過茂秘幽暗的森林,來到池沼畔時為之一驚!那裡美的讓我以為是在作夢…」

    我看的出神忘我,一直待到日落才離去,回程時卻迷了路。

「不管怎麼走、怎麼走,都走回同樣的地方,天色暗了下來,我也覺得好累,最後就在山毛櫸樹根處一夜到天明。

    天亮時候,一直聽到有人在我耳邊說話,我聽到有人說「茶…」那聲音聽起來就好像往池沼裡噗通地丟下小石子般,發出清澈的聲音,在半夢半醒間,感覺嘴巴裡有淡淡的蜂蜜味,我好不容易才睜開眼睛。

「有一個,白衣女子對吧?」

    廣瀨不等我說就直接問了。

「沒有,什麼人都沒有…。只是我掛在腰際的杯子和裝在背包裡蜂蜜瓶子滾到旁邊去了,即使到現在我還會時常回想起那個聲音。」

「好像初恋的故事喔!」

    我笑著點點頭。

    廣瀨隔天早上就要從這裡出發往山頂去,然後再從另一側的白岩線下山回去了。

「明天,我送你到青之沼那邊吧!」

「您是擔心我像上次那樣,被池沼精靈迷惑是吧?」

「的確是這樣沒錯,你好歹也是個帥氣的男人,被我的愛人勾引了還得了!」

「哈哈…」

    廣瀨開懷大笑後,抬頭仰望著夜空。

「這樣美麗的星空,真想讓我妹妹看看……。我妹妹她是前年過世的。」

「生病嗎?」

「是的,她天生體質就比較弱,所以唸了特殊學校,上了中學後就幾乎沒辦法去上學,然後二年級的時候就……」

「這樣啊……」

    我想不出有什麼話可以安慰廣瀨。

「我女兒是得了肺炎……。我作夢都沒想過肺炎會要了她的命,把生病的孩子託給太太後就到外地就職。我女兒總是會泛著淚光黏著我說:「爸爸,不要走!」……。這件事,我一直很後悔。」

 

七、深秋

 

    十一月中旬,我佇立在青之沼的池畔,池沼中佈滿了落葉。

    我仰望著山毛櫸老樹。

「託您的福,我平安地度過了最後這一年,明天早上,我就要下山去了,一直以來,感謝您的庇佑。」

    我在池畔坐了下來,打開水瓶蓋,在山中做最後一次的祈福。

「終於要結束了啊…」

    枝葉間灑落的陽光在碧綠的湖面上閃耀著,我正看的出神的時候,有東西輕輕地拍著我的背,我回頭一看,有一個白衣女孩就站在我的後面,就是我在春天的時候見到的那個女孩。

「茶…」

    女孩很清楚地這麼說。像是洞穴中滴落的水一般,清亮透徹的聲音!

    我心頭一驚,很久以前,我也聽過那個聲音。

    我的心撲通地跳著,是害怕還是懷念呢,自己也搞不清了!我一邊想著別管那個了,一邊卻又想這是最後一次了,然後不自覺地就和那女孩眼神交會。

    女孩碧藍色的眼睛泛著淚光,抬頭看著我。

「喔…,要喝茶嗎?我現在就倒給妳,裡面加了很多蜂蜜喔!」

    我和女孩一起喝茶,熱絡地說起山裡發生過的種種事情。那真是令人陶醉的快樂時光。

 

……風呼嘯地吹起枯葉,吧嗒吧嗒的打在我臉上。我倚靠著山毛櫸大樹,好像有誰在叫我的樣子,我張開眼睛,天色已暗,飄起雪花了,樹木相互摩擦發出卡嚓咔嚓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我的身體冰泠,手重到根本抬不起來,當我又要昏睡過去時,聽到了登喜子的聲音「請妳一定要平安回來喔!」

(…對,我得回去才行…)

    我一直讓登喜子覺得很寂寞。我想要站起來,卻又滑落在樹根上,我愈掙扎,身體就愈往下沈到落葉中。

(登喜子…,對不起。我已經不行了!)

    就在我氣息漸漸遠去時,聽到有人撥開草叢的腳步聲。

「小川先生!」

    這次聽的很清楚了!

    把我抱起來的是廣瀨。

「小川先生您沒事吧?」

「是你啊……。今天明明就是最後一天了,卻怎麼也走不了啊!」

「您振作一點!」

    廣瀨跑到手機收得到訊號的地方,打電話求助。

「我一想到今天是小川先生在山上的最後一天,就覺得非來一趟不可。……啊~還好我有來!」

    廣瀨把我抱起來,為了不讓我失去意識,不停地和我說話。

「我一直在山屋等您,心想這是小川先生最後一次去青之沼,不要打擾您…。可是,實在去太久了…」

「謝謝你,不過,……沒關係了,能夠死在這裡我覺得對我來說已經很好了。」

    身體根本提不起勁來走路!

「不可以啊!您的太太不是還在等您回去嗎?」

「……啊!對喔,我一定要回去才行……。

我要給她買戒指喔!

「戒指?」

我靠著廣瀨的手臂點點頭。

「……是我兒子跟我說的,他說爸爸你對媽媽總是這麼任性,好歹也買個戒指送給她,……我問我太太,她說想要綠寶石的……」

「那是生日寶石耶!」

「好像是的樣子。……我們去了趟百貨公司,結果還是沒有買!」

    我看著青之沼的池水,就心想那珠寶店裡陳列的寶石,到底美在哪裡啊!」

「那您太太她…?」

 「一整個禮拜……都不跟我說話!」

    我一邊低聲地笑著,一邊感覺意識漸漸遠去。

 

八、正月

 

    廣瀨來我們家拜訪的時候,是下著大雪的正月初一。

    登喜子在玄關迎接他。

「我們一家人從早上就一直在等你呢!」

    廣瀨把我送到醫院後陪登喜子一起在醫院待了三天的樣子。

    那時,廣瀨才從登喜子那兒聽到我之前說的全是謊話。……我女兒過世後,因為心煩意亂辭掉了工作。

    不知道過了幾年後才終於平復了心境,登喜子就勸我去做山屋的工作,她知道讓我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我就會恢復元氣,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小川先生好像精神不錯,真是太好了!」

「許久未見廣瀨的笑容,依然還是那麼的爽朗!」

「啊,一隻腳變得有點不靈活,春天起我想應該可以慢慢開始散步了。」

    登喜子在廚房準備起酒來。

「我被她罵了一頓呢!才想說要跟你一起養老的,結果你居然想去下我一人個先走,她這樣跟我說。……還好我沒丟下她,這都要感謝你。」

「別這麼說,在山屋那裡,您不是也救過我?」

「那倒也是!」

    我們兩人互看對方,笑了出來。

「對了,傍晚的時候,隼人和他爸爸有來看我。」

「隼人那小子還好嗎?」

    廣瀨向前探出身子。

「那之後,他和爸爸去看了媽媽好幾次樣子,他說前些日子,媽媽的手開始有回握的反應了,他來看我的時候,很開心的告訴我喔!」

「真的嗎?太好了!」

     廣瀨激動地說。

     登喜子端了茶過來。

「屠蘇酒[5]稍等一下就來,你們先喝茶…」

「啊,好懷念的香味喔!是檸檬花草茶吧!」

「是啊!加了很多蜂蜜喔!來,請喝」

     登喜子伸手端出茶來,廣瀨看到她的手指叫了一聲。

「啊,那個戒指……是綠寶石吧?」

「是啊,也不知他是吹哪一陣風,耶誕節時突然買來送我!」

     登喜子像小孩子似的,喜孜孜地盯著戒指看。

     廣瀨回頭看著我,笑了起來。(完)

原文收錄於~ あさのあつこ、土山優、八束澄子 選  2015  《ふしぎ日和》東京:主婦の友社

 


[1]「合」是日本傳統計算山高的單位,把一座山的高度等分成十份,每一份就 是一合,「目」代表序數,三合目就是指在第三合的高度位置。

[2]峰薄雪草是日本特有的高山花卉,分布在本州島中部以北地區的高山礫岩或草地間,株高10~15公分,七、八月為開花期。

[3]水芭蕉為分布於日本本州島中部以北至北海道一帶的山地溼原地區的群生植物,株高60~100公分,四~七月開花,花呈白色;白山千鳥花分布於本州島中部以北至北海道一帶的高山草原或濕地,株高10~40公分,六~八月開花,花呈紅紫色,因花朵綻放好似鳥展翅形狀而得名。

[4]日文中,漢字讀作あお”(ao)讀做あう”(au),兩者的 發音十分相近。

[5]屠蘇酒是一種用山椒、防風、桔梗、肉桂皮等藥才泡製而成的藥酒,日本人在一年的最後一天,會在清酒中加入〞屠蘇〞的藥材,放置一晚後,正月初一早上,由家中最年幼的成員開始,依序飲酒,有祈禱健康平安之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ileen Hsu 的頭像
Eileen Hsu

Eileen Hsu 的部落格

Eileen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